2018.04.20

情緒案例-【解脫不是罪惡,是正常!】

有一對老夫老妻,太太的身體狀況不太好,但丈夫罹癌,傳統觀念上認為身為太太理應負起照顧丈夫的角色,也該陪他走完最後一段路。 

「我是不是不夠用心?難道我不夠深愛他嗎?不然怎麼他離開了,我卻沒有悲傷的感覺,反而感到輕鬆……」先生過世之後,太太心理上鬆了一口氣,卻令她產生極大的罪惡感。

她自己過不了這個關卡,於是跑回來找醫療團隊,甚至轉而指責醫護人員:「我覺得你們好像做的不是『安寧』,怎麼不像書上所說的,帶領我們做生命回顧?也沒有完成病人心願?為什麼我們在病房的時候,都沒有做到這一些呢?」 

回想當時,因為她老公的症狀很多,令她忙得不可開交,為了減輕家屬的勞累,所以能夠休息的時候,醫護人員就讓她好好休息,不會再打擾她。

她的內心有一些沒有釋放出來的情緒,包括對老公的不捨,甚至是過去困擾她的事情,整個糾結在一塊,使得她無法及時反映出失落和哀傷。 

「有些人因為悲傷比較深沉,不容易顯現出來,但是在照顧責任稍微告一段落的時候,才會有一種輕鬆和解脫的念頭……」安寧病房的社工師和她分享這種情緒展現的方式,發現到她轉為柔和的神情,就知道同理到她內心的感受了!

「這種感覺是正常的嗎?」她提出了疑問,聲音中有些顫抖。

「當然是正常的,疲憊了那麼久,突然之間可以喘一口氣,我想任何人都會有一種解脫、放鬆的感覺。」社工師繼續說。

「我一直以為是因為不夠愛他,甚至是沒有盡到身為太太的責任,才會對他的離去沒有感覺,如果是自然的,就沒有關係了,謝謝你們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這時的她才突然恍然大悟,臉上有些愧疚。

當釐清這種感受之後,她的情緒也就跟著放下了。 

「我終於知道了,你們真的幫忙了許多!謝謝。」最後離開前,還向醫療人員深深地一鞠躬。

因為在那一刻,她被自己的情緒所困住,沒辦法面對自己在哀傷之中,竟然會有輕鬆和解脫的感受,而產生指責團隊的心理,然而醫療團隊承接住她的情緒,慢慢引導她,使她理解到這一切都是正常的狀態。

當她可以接納每種情緒都是一個過程的時候,好像也就釋懷了,一旦被釋放了,真正的情緒才得以跑出來,才能夠感受到:「對,其實我的內心是那麼的不捨……」隨後,就可以繼續過日子。

忍住悲傷,並非負責的表現,釋放情緒,依照自我的心意過活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可以走。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情緒便利貼

在照顧者面對種種不同的情緒時,我們都以為「悲傷」就是難過、哭泣、傷心,但是真正在哀傷情緒當中,所呈現出面貌可說相當複雜。

除了令人鬆了一口氣的解脫感,可能背後夾帶著一絲罪惡感;也會在孤單的過程中,令人覺得被拋棄了,而產生憤怒的表現,甚至出現矛盾、困惑的情緒。

當低落、沮喪持續發生的時候,還可能被誤以為是憂鬱症的表現,但背後可能不單單是憂鬱的因素,其中流動了很多複雜的因素,而且不是固守在某一個情緒點,例如孤單的同時夾雜著憤怒和沮喪,所以整個悲傷情緒可以是複雜又多樣的面貌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#本文摘自《傾聽情緒-罹癌長輩與家屬的心理照顧》

#傾聽情緒 #心腫基金會 #善